黄金亮全球官方网站
首页出版著作资讯详细

《黄金亮人物画》出版

2018-10-13 19:49 来源:原创作者:编辑部
A-A+


  黄金亮人物画
  出 版 社:中国现代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12月
  《黄金亮人物画》由中国现代文艺出版社2012年5月出版。
  著名学者、余秋雨工作室助理宋浩浩先生作序。
 
  无可无不可
 
  故乡在安徽的著名青年画家黄金亮先生,乃得徽地锦绣江山之助,在我看来,他当是当代青年人物画家中最杰出的一位。纵观当代,被称为画家者如作家一般,比比皆是,但成之者寥寥,故当今无数画家作家者流不过画匠写手而已。然黄金亮先生却不落凡俗,戛然独造,在中国古典人物、花鸟画天地里自由驰骋,独树一帜。黄金亮先生字无可,乃出自《论语·微子》篇之“我则异于是,是无可无不可”一句。他以此典故为字,实为自勉,无可与无不可,正是一种“乘物以游心”般的自由境界,是一种艺术创造的心理前提和追求。无自由之心即无驰骋之境,无驰骋之境即无自由之画意,这是一个很高的境界,然当代青年画家能悟此道者亦鲜矣,无可先生不但精通绘画书法,还旁通文学,小说、评论、散文、诗歌无所不涉,皆功力不俗,让人惊羡。当代有些画家,终其一生境界难以提升,不失之于疏浅之学问,便碍于天赋不足,无可先生纵跨文学绘画书法诸多门类,多栖多产,成就卓著,天赋之高自已不用多言。
  明代画家董其昌曾言,“绘画之事,胸中造化吐露于笔端,恍惚变幻,象其物宜。足以启人之高志,发人之浩气”,绘画通达内心、发人浩气的精神活动,更是一种追求。董其昌主张艺术家要纯洁自己的心灵,只有安谧纯净之心灵才能表现天地之大美,才能澄怀味象,含道暎物。无可先生是一个有“童心”的人,与我几次交往之中,我皆发现了他那种可爱而幽默的谈吐,这与他成熟的画风以及流畅的书法是配不上号的,但这似乎又是必然的结果。同是明代学者李贽曾深刻地分析过艺术家之童心对艺术创造的促进作用,无可先生的稚气正是他的纯净安谧心灵的体现,也正是其作品臻得极高境界之原因。
  画家大致可分为四类,昔贤有云:“才人之画,品高而度远;诗人之画,风雅而神韵;奇人之画,超迈而味苦;画人之画,写真而作假矣”,一类才人之画如吴道子、一类诗人之画如王维、一类奇人之画如徐文长、一类画人之画则乃当今画坛之芸芸众匠耳。无可先生之画,有才人之气因其天赋甚高;有诗人之意因其旁通诗词歌赋;亦有奇人之姿,因其少年游学,遍历中华,大学时代即已于日本、马来西亚诸国举办过画展,揽天地之奇气,融于笔端,故其笔下之人物,皆淡逸悠然,潇洒空灵,浑然天成,境界不凡。
  我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先生,曾这样在评论文章中盛赞无可先生“深厚的生活气息、挥洒自如的笔触、清雅悦目的色彩、标新立异的丰富构图,已构成了他鲜明的个人艺术风格,使他在传统技法和表现当代人文风貌上找到了新的定位”,刘先生造诣深厚,名满天下,见过青年画家无数,然独对无可兄弟如此激赏,已可见无可在主流画坛已有不可替代的席位,并将有无限广阔的艺术创作前程。
  在绘画风格上,我觉得无可先生的画风近于六朝,六朝时代,极重神韵,故东晋画家顾恺之首倡“传神”之说,南朝齐梁间画家谢赫则提倡“气韵”之说,传神与气韵乃人物画最基本也是最高境界的要求。接触过中国美术史和绘画创作的人皆知,山水易摹,人物难写,山水似与不似无绝对之标准,不似此处之山水,自有相似之山水处。然人物则不同,李白苏轼自古仅此数人,若画之于纸,不似则拙,若名家之作则遗笑千古矣。山水画乃万桥同归,而人物画则是独桥小径,此亦历代山水大师多而人物大家鲜之故也。无可先生表现人物,寥寥数笔,线条一出,神韵已出,无论画采菊东篱之陶潜还是深叹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柳永,无论是月下花前的窈窕仕女还是怒目而心善的钟馗,皆藏而不露,简约空灵,栩栩如生,极富表现力,深得人物之精髓,气质之神韵。
  唐代画家学者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里,将画作与画家分为上古下古多个时代,他说“上古之画,迹简意淡而雅正,顾陆之流是也;中古之画,细密精致而臻丽,展郑之流是也;近代之画,焕烂而求备”,意思是说每个时代崇尚的画风并不相同,画家也具有鲜明的时代风格,张彦远生出相门,艺术造诣极深,看得亦远,此处他非厚古薄今,实亦批判当时之浮躁画风,很难说出上古之画与中古之画以及当世之画的区别,名画自有其出名之处,名家亦自有其得名之因。若当今之为画者能汲取上古之迹简意淡之神,融汇中古之细密精致之韵,加之天赋与勤勉,则为名家大家又何难?无可先生,常观古人之画,每在全国各地展览馆、美术馆,遇历代名画佳作,便废寝忘食流连终日于画前,含英咀华,深刻体悟,神接千载,意会古贤。其实,无论画家书家或学者诗人,悟性乃天资之首因,悟性高则天资深,无可先生勤奋而敏锐,画作古之大家画风实属正常,正所谓水到而渠成也。无可先生曾赠我一幅仕女图,这是我问他特意索取的一幅画,因为我们都喜欢明代才子唐寅。唐寅善画仕女是天下皆知的,无可先生少年即以唐伯虎之仕女为范本,仔细精研,博采众长,综合唐代仕女图之画风,故得今日之境界。
  作为一个人物画家,将来即使走遍四海五洲,也不能错过宁谧和恬雅的苏州,我虚长几岁,年华虚度,将来希望无可先生可以来我的故乡赏一赏流水小桥,画一画仕女桃花。君可看,我的那位苏州先辈唐伯虎,半醉半醒间在桃花树下,画完窈窕的仕女后,这般叹道“酒醒只在花间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这正是“无可无不可”的自由境界,正是艺术创作的最佳时机,花开花落年复一年,一年会有一年的收获,愿无可先生,凭借自己过人的天资和超乎常人的勤奋,早日成为海内瞩目的名家。(宋浩浩)


返回顶部
艺术家简介新闻作品市场行情出版著作艺术观点展览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