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亮全球官方网站
首页出版著作资讯详细

黄金亮书画集《画无可画》出版

2018-10-13 19:58 来源:原创作者:编辑部
A-A+


  无可画钟馗仕女缘起
  谷风
  “安徽有个画家黄无可,擅长钟馗仕女图。”我已经多次听到这样的说法,起初以为只是艺友间的调侃,钟馗和仕女是完全不搭嘎的两个概念,怎么能出现在一起?但一次次听到不同的人同样的调侃,这也许已经不是玩笑话了。强烈的神秘感,使我夜不能寐。于是我决定去见一见这位青年画家。
  赶到安徽合肥已近正午,拨通无可先生的手机,应约来到他的“晓苑草堂”。先生年纪并不像想象的大,一头柔顺的长发,一小撮胡须,但仍然遮掩不住些许稚气。草堂坐落在合肥市新建的古玩市场,约有一百多平方米,装修简单大方,四面墙上挂满了字画。
  几杯毛峰下肚,我直奔主题,要求看一下先生的《钟馗仕女图》,不料却被先生拒绝。他急忙解释:“根本没有这幅图,这只是我创作的两个爱好。画钟馗,画仕女。钟馗仕女图,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叫法。要说画过,只有一幅《钟馗戏鬼图》。”
  自古以来,钟馗是民间传说中入画最多的题材,其刚正不阿、正义凛然的精神,怒目圆睁、煞气逼人的形象,尤其是扶正辟邪的“功效”,使大多数人乐于欣赏并且悬挂在家中。还有钟馗的披风“以中药朱砂涂之,或掺少许雄黄”等说法,逐渐形成了较为丰富的钟馗文化。
  无可先生画钟馗,则独辟蹊径。他以率性豪放的写意笔法,作简笔处理,并对钟馗的造型作了大胆的变形夸张。于是先生笔下的钟馗形象,一改传统高大雄壮的威武,变成了极富情趣的文人雅士,或在乡间饮酒觅诗,或在山野调戏女鬼,或偶然手持宝剑怒目而视,令人猝不及防。难怪圈子里有人给他的钟馗们取了一个绰号“Q钟馗”。
  我问先生,您为何这样画呢?先生的回答很简单,却能让我信服:因为这么画较为随意,画起来轻松,看起来也轻松。
  很多人将钟馗面貌画得极其丑陋,小孩子见了也害怕。无可先生早年的作品亦如此。曾有朋友因家中小孩子做恶梦,于是向先生求钟馗一幅以辟邪。结果画拿回家被小孩子看到,当场就被吓哭了,辟邪不成,反加惊吓。先生于是将钟馗换了形象,虽眼珠如灯泡,却头大身小,倒有几分卡通画的效果。结果小孩子非但不哭,反而破涕为笑,喜欢上了这个“Q钟馗”。
  “谁见过钟馗?谁能拿出钟馗面貌丑陋的证据?钟馗是人们对和平、正义的寄托,我有什么理由不把他画得更可爱些呢?”先生为我即兴创作一幅钟馗小品,寥寥几笔,用笔变化节奏感极强,墨色干湿浓淡变化丰富,尤其是表情,呆滞中透着睿智,温柔中又有几分刚毅,坚不可摧。
  无可先生说,起初画钟馗,是因为周围的人需要,后来就逐渐喜欢上了钟馗的精神;而画仕女,大约是对钟馗性格的一种弥补。
  先生为人谦逊低调,因为头发长的缘故,以至于周围的朋友常常把他当做一个女孩。但先生往往办事雷厉风行,嫉恶如仇,爱憎分明,宛如一个活的钟馗先生。这样也许更能贴切地解释传说中的“钟馗仕女”了。
  末了,先生这样描述自己的生活状态:“画着,记录着,表达着。”


返回顶部
艺术家简介新闻作品市场行情出版著作艺术观点展览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