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亮全球官方网站
首页艺术观点资讯详细

在《墙外行人》新书发布暨作品研讨会上的讲话

2018-11-14 10:48 来源:原创作者:黄金亮
A-A+
各位领导、作家、诗人、来宾,朋友们:
  下午好!首先,请允许我向阳春先生新书《墙外行人》的出版致以热烈的祝贺!同时祝贺《墙外行人》荣获2018年中华文学奖图书奖!
  《墙外行人》的出版,对于作者来说,我以为应该是欣慰的而不仅仅是欣喜的;对于我来说,则是兴奋而亲切的。因为这本书收入的大部分文章伴随了我近十年:从十年前结识作者时匆匆浏览他的博客,到后来偶尔从报纸杂志里看到他的新作,以及微信公众号“和者不寡”里推送的一篇篇文字。
  这些文字在我认识阳春的十年里,是一些零星片段,有时读来权当消遣;有时在我意志消沉的时候,却能给我力量和温暖;有时竟然能调动我的情绪,使我黯然落泪。这些文字是鲜活的,它们紧紧包裹着作者本人,使我在与阳春分别后的七八年里,虽然很少谋面,却感觉他就在身边。如今,这些熟悉的句子和段落公开出版,当然是值得兴奋的!
  《墙外行人》给我最深刻的感觉是孤独而坚毅。
  自古以来,孤独是所有文人都绕不开的“五指山”。因为成长,所以孤独;因为远行,所以孤独;因为思考,所以孤独。但阳春并不安于这种孤独,他时常以独特的视角去审视人生的价值,去记录和感受生活的温度,使我们发现,他并非是“独行侠”。正如《山顶的身影》中的外婆,《父亲的迂和透》中的父亲,《我的母亲是一位诗人》中的母亲,《夜雨何时听萧瑟》中的弟弟,《永远的老师》中的肖老师,《我们如此相似》中的爱人,《我的代表作》中的儿子,以及在其他文章中提到的他的朋友们、兄弟们。所以,他又不是孤独的。
  他一直在路上。因为工作的需要,频繁的出差几乎充斥着他的生活,就连本书的写作,也几乎是在飞机上、高铁上和酒店里完成的。他在《天涯此岸是故乡》中写道:“在我的生活中,家的通俗意义已然被逐渐消解,我是一棵无根的野草。行旅,让我渐渐地成了异乡人,而那所有的异乡也渐渐因了这种行旅开始变得不再陌生。”读到这里,我也禁不住眼眶湿润。我们是同一类人,从家乡出走,漂泊千万里,去了数不清的城市,有时偶一回头,却看不见家的影子,于是常常暗自神伤。这种思念和出走的矛盾,就成了乡愁。
  翻开《墙外行人》,泡上一杯浓茶,再点一支烟。跟着阳春的脚步,踏上通往远方的路,此时的天涯和故乡仿佛是那么近,又那么远。他在不同的城市留下了匆匆的脚步,而正是这种行走铸就了他面对孤独的坚毅:“天涯和故乡,其实并没有对立得那么远。家或许并非那种夜幕下的灯火通明,亦非那黎明时分目送我们出行的目光;只要心里装着自己心爱的人,即便身处江湖,也会少了孤独和清泪。纵使一枕青霜,也会一路春色。”
  去年阳春告诉我,他为新书取名《墙外行人》,我当时就萌生出了封面的创意:他站在自家的院墙外,抬着头仰望着,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家里的亲人,因为他即将远行。你也可以理解为,那是另一个城市陌生的墙,他低着头从墙根走过,步履匆匆。这堵墙,是作者内心的挣扎与抉择,是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与距离,是游子与故乡之间的思念,是他乡路上一处美丽的风景。
  我突然想到美国作家凯鲁亚克小说《在路上》的一句话:在路上,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现在把这句话送给阳春,希望他幸福并且快乐。
 
 


返回顶部
艺术家简介新闻作品市场行情出版著作艺术观点展览影像